12歲小孩倆月玩網遊充7萬多家長與平台誰的責任?

发稿时间:2019-12-03 18:21:24

泉州泉港区服务兼职妹子(大保健)找全套联系方式电话多少上门〖薇-信:⒏76⒈655⒍】加-V-信,十五分钟★我们一定能送到您指定地点。香港市民清理路障遭暴徒砸頭偷手機

(原标题:未成年人沉迷网游冲动消费上万元 家长与平台究竟是谁的责任?)

江苏南京丨关注未成年人沉迷网游 用父母手机充值玩网游 金额近十万元

如今隨著移動支付的日益普及,在給公衆帶來便利的同時,也引發了社會對于如何有效管理和限制未成年人進行沖動消費的擔憂。

近日,就有媒體報道了國內多起孩子爲玩網遊,瞞著家長用手機進行高額充值的案例。

家住南京浦口的張先生,最近發現微信賬戶裏的錢一直在減少。通過查詢賬單,張先生才知道,從暑假7月份開始,12歲的女兒就通過VIVO手機平台下載了一款網絡遊戲,並通過該平台陸續爲遊戲充值。其中僅僅7月和8月就爲遊戲充值了7萬多元,加上其它遊戲和打賞的費用,總共將近10萬元。

南京市民 张先生:只要小孩一打開手機之後,就要買會員,我們大人也不懂,它就引誘小孩去玩這些東西,小孩本身才12歲,沒有自控能力。

原來,微信錢包裏有一個親屬卡功能,通過密碼驗證可以實現子女消費,父母付錢的功能。張先生的女兒給自己微信開通了這個功能,利用張先生微信綁定的銀行卡進行消費。

張先生的妻子說,平時她和丈夫靠收賣廢品爲生,手機裏的錢本來是留著給家裏老人看病用的。爲了要回老人的看病錢,張先生多次聯系vivo公司,並按照vivo公司的要求提供了相應的證明材料,可對方始終沒有給予明確答複。

vivo公司 客服工作人员:遊戲都是針對成年人開放的,如果小孩子要玩,請妥善處理,因爲我們沒有辦法判斷是成年人支付的還是未成年人支付的。

贵州贵阳丨关注未成年人沉迷网游孩子玩游戏充值一万八 退款成难题

類似的事情也發生在貴州省貴陽市,11月中旬,貴陽市的闵女士發現自己的支付寶裏突然多出了幾筆意外的消費。

在求助警方後,發現竟是自己的兒子玩遊戲時進行了充值,這金額也不。瑢⒔2萬元。

闵女士:我一看被刷了这么多笔,我就报警了,我以为是信用卡被盗刷了。民警查了一下,对方是一个游戏公司,说可能是小孩玩游戏充进去的。小孩平时也玩我手机,那天十号在他大姨家说是要玩我手机。我就给他玩了一个小时左右。 就在那一天,一共是买了5笔,总金额一万八左右。

記者:你充值進去是買什麽?

闵女士的兒子:買精靈。

記者:你知不知道你花了多少錢?

闵女士的兒子:不知道沒算過。

記者:密碼你是怎麽知道的?

闵女士的兒子:我媽媽手機的開鎖密碼,我試了一下,發現那個就是支付密碼。

闵女士說,進入遊戲的主界面顯示的是oppo遊戲字樣。于是,記者撥打了OPPO全國客服電話,並將闵女士的情況反映給了工作人員。

OPPO客服工作人員:因爲我們這邊對遊戲都是有一個監管制度,如果他是輸入了支付密碼進行扣費的話,是不屬于惡意扣費的情況,遊戲商品都是虛擬商品一旦支付成功,密碼到賬是無法回收的。

关注未成年人沉迷网游·专家观点 家长平台各司其责 防止孩子冲动消费

就在11月初,國家新聞出版署剛剛印發了《關于防止未成年人沈迷網絡遊戲的通知》。通知提出了六項舉措,從實名制、時間管理以及消費等方面都作出了具體規定。

那未成年人用父母手機在網絡遊戲平台進行充值,究竟是誰的責任?通知裏的要求又應該如何來得到落實呢?看看專家怎麽說?

通知在付費服務方面的規定非常具體,網絡遊戲企業不得爲未滿8周歲的用戶提供遊戲付費服務,同一網絡企業所提供的遊戲付費服務,8周歲以上未滿16歲的未成年人用戶,單次充值金額50元人民幣,每月充值金額累計不得超過200元人民幣。16周歲以上的未成年人用戶,單次充值金額不得超過100元人民幣,每月充值金額累計不得超過400元人民幣。

有專家表示,發生超過通知裏規定金額的充值案例裏,家長和網絡企業都存在相應的失職責任。

專家建議,在行業主管機構已經出台相關通知和規定的情況下,家長、學校和企業等各方都要從自身角度入手,杜絕此類現象的發生。

互联网行业观察人士 吴纯勇:我覺得最核心的就在于學校或者家長應該各司其責,學校應該做好孩子在校期間的宣傳和監督管理,家長應該給孩子樹立起一個很好的價值觀。平台方的問題在于是不是可以結合現有的技術比如說人臉識別、大數據包括指紋,加大你支付過程中的複雜程度,這就會杜絕孩子直接進行充值的這樣一個行爲。


【環球網綜合報道】自稱是所謂“中國間諜”的王立強向澳大利亞政府“投誠”後,事件在台灣政壇引起議論。國民黨副秘書長蔡正元11月30日在社交網站“臉書”發出公開信宣告“王立強的風光時刻已經落幕了”,並起底王立強的過往資料,質疑王立強“是不是台灣方面有人給了錢”。

談及對上市公司的影響,公告稱,公司本次申請銀行貸款是爲了促進公司日常經營業務的穩定發展,保證公司運行的安全、有序,有利于公司進一步防範風險,專注航空主業經營,提升公司經營業績,不會損害公司及中小投資者的利益。

2019年5月24日,曾被評爲“中國首批風險最小七家城商行之一”的包商銀行被接管事件,引發外界對城商銀行信用風險的擔憂。

【免責聲明】本文僅代表合作供稿方觀點,不代表和訊網立場。投資者據此操作,風險請自擔。

來源:seo  責編:秩名